藤間齋:日本歌舞伎世家17歲的小公子,萬眾矚目中從小美到大~

日本第一貴公子藤間齋,年僅兩歲時,就靠著顏值驚艷了整個日本,萬千少女都等著他長大,被視為日本國寶級的存在。

藤間齋于2005年出生于歌舞伎名門高麗屋,高麗屋在日本有著三百多年的歷史。歌舞伎是日本獨有的傳統劇種,在日本很受重視,并且學習歌舞伎的只能是男性。即便有女性角色,也是由男孩子來扮演。

由于歌舞伎對演員外形要求非常高,因此能入高麗屋的演員們都很受歡迎,當時一度有「日本女人都愛歌舞伎演員」的說法。藤間齋父親藤間照薰是高麗屋第七代傳人,正是上一個被稱為「日本第一美男」的男人,曾出演過劇版《陰陽師》。


奶奶和兩位姑姑都是日本知名演員,小姑姑松隆子不僅是經典影片《告白》的女主,還是木村拓哉的黃金搭檔。

母親藤間園子出自名門望族,同樣是赫赫有名的美人,家族如此優良的基因,藤間齋的人生注定不會平凡。

他自幼就展現了超高的藝術天賦,2007年,還只有兩歲的他被爺爺帶上了大舞台,奶聲奶氣的聲音加上精致的五官,所有觀眾的心都融化了。伴隨著音樂聲他還主動跳起《勸進賬》中的「六方」舞步,小小年紀未經專業訓練的藤間齋,引得全場陣陣歡呼。


一夜之間藤間齋就驚艷了整個日本,各大媒體爭相報道這位未來超星,日本電視台也看到他身上的巨大潛力。于是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為其拍攝成長紀錄片,只是沒想到的是這一拍就是整整十年。

十年有多長?長到讓當初同樣驚為天人的大后壽壽花,淪為普通人;長到讓無數人心中的夢中情男小李子開始端起了水槍,而藤間齋又能否抵御歲月的侵蝕呢?

如今的他終于長成17歲的少年郎,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哪個女人看了能不迷糊呢?作為歌舞伎家族高麗屋三代單傳,兩歲時初登台就展露出無與倫比的天賦。

歌舞伎是日本獨有的傳統劇種,起源于1600年,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2歲就走紅的藤間齋,讓電視台不惜花費十年時間記錄他的成長,調皮搗蛋的他經常被爸爸扯著腳后跟抓回來訓練。


四歲那年,藤間齋承襲了家族藝名,成為四代目松本金太郎。為了配得上這個名號,他開始了更為嚴苛的訓練,爺爺與爸爸也是手把手教學,誓要將他培養成獨一無二的歌舞伎演員。

為了和父親一起登台表演經典曲目《連獅子》,這位貴公子吃了不少苦頭,帶上比自己還高的頭套,經常壓得他東倒西歪。有時候不慎被絆倒他不哭也不鬧,而是咬咬牙繼續爬起來訓練,任由汗水浸濕每一根頭髮。

功夫不負有心人,不到六歲的藤間齋已經能正式登台演出,搖搖晃晃的他配合父親一起獻上精彩的表演,贏得台下觀眾們的一陣喝彩。可下台后的藤間齋卻躲在父親哭了起來,十分委屈。


在父親的一再詢問下才得知,原來那頂紅色假發一直勒著他的下巴,他是忍著劇痛完成了這場表演。

在日復一日的努力練習下,2018年14歲的藤間齋已經褪去孩童的稚嫩,也是在這一年,藤間齋與與爺爺父親同時襲名,創造了日本歌舞伎屆新神話。

要知道早年的日本,除了貴族和武士外,其他人都是沒有資格獲得姓氏的,襲名是指用先人的名諱,作為自己的名字或對外使用的名號。


而對于歌舞伎演員來說,為了讓新演員盡快成名,就會讓他們沿用父輩或老師的名字,既可以獲得老師積累多年的名氣,簡而言之就是蹭熱度。

又可以打造團隊或家族專屬的IP,例如藤間齋家族的高麗屋。對于日本人來說,這是極高的榮譽。伴隨著藤間齋逐漸長大,他已經成為風靡亞洲的新一代偶像,是六千萬日本女性的理想型。

無數人想要嫁給這位出身富貴,可外貌優越的第一貴公子,卻在15歲時突然傳出已經訂婚有女友的消息,究竟是哪家的姑娘才配得上這位少年郎呢?

在傳出訂婚消息后,藤間齋一直保持沉默從未做出任何回應通過家族人的口中才得知他沒有什麼未婚妻,也沒有女友。之所以會有如此流言蜚語,不過是大眾的好奇心誤傳罷了。


事實上想要嫁給藤間齋這樣歌舞伎世家,遠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首先顏值必須得過關,這樣生出來的下一代才能足夠好看。其次想要配上高麗屋這樣的家族,妳也得是血統純正的名門望族才行,只有這樣才足夠門當戶對。

但就算嫁過去以后,也好做好失去自主權的準備,在日本男尊女卑是全民共識,家庭婦女要謹遵「三從四德」,生活上要以丈夫為中心。

而藤間齋這位表面風光的貴公子,也曾因為父親的桃色新聞淪為全日本的笑柄。


2003年,藤間齋的父親藤間照熏與母親關園子結婚,當時日本人民都在祝福這對喜結連理的新人,但兩人的結合并不是修成愛情的結果,傳言稱當時的藤間照熏早已心有所屬。

甚至還傳出他在18歲那年就與其他女人有了孩子,後來選擇與關園子結婚,不過是因為她同樣出自名門,和藤間家族門當戶對罷了,而且關園子的履歷足夠干凈,是豪門最理想的媳婦人選。

不過這些屬不屬實還待商榷,但嫁給藤間家族這樣的歌舞伎世家,女生毫無疑問會失去所有的自主權。

關園子從一開始的職業白領淪為一名家庭主婦,不僅要照顧一家老小,甚至後來藤間照熏被爆丑聞,作為妻子的她只能默默忍受,還要和老公一起出面向公眾道歉。


這是因為歌舞伎在日本的地位極高,如果妻子提出失婚會被所有日本人唾棄,這都真實地發生在一名叫三田寬子的歌舞伎夫人身上,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欲我玫瑰,必成其傷。

在16歲年級就已名揚全亞洲的藤間齋,推動日本歌舞伎事業走向了更高的舞台,只是在這背后是他多年承擔與年級不符的壓力才造就的。他確實更紅了,但也不再愛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