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今年一定要帶孩子回老家過年?這是我聽過最好的回答

春節即將來臨,不要再讓孩子做城市里的 籠中之鳥 了。

有機會的話,一定帶他們回到故鄉,讓他們隨我們一起去尋找丟失已久的年味,看看好久不見的親人吧~

「今年什麼時候回家啊?」

年關將至,父母的電話打得越來越頻,問得最多的就是這個問題。

3年了,因為害怕隔離和封控,影響工作,影響孩子上學,我和老公一番權衡利弊,每一次都無奈地選擇了就地過年。

終于,疫情政策放開后,父母也一再地表示自己「陽過」,讓我們放心回來,言語間,盡是對我們回家的渴望。

是啊,上一次團聚,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8歲的兒子,都快忘記老家的模樣,而我,也快記不清「媽媽的味道」了。

可當我忙前忙后收拾東西時,兒子不僅全程沙發躺,刷手機,還各種抱怨:

「老家又臟又冷,還沒有wifi,沒有暖氣,關鍵老家的人我也不認識,不就過個年嘛?干嘛那麼折騰?……」


那一刻,兒子臉上的嫌棄和冷漠深深地刺痛了我。

有一種幸福,叫回老家

我曾和兒子一起觀看過一部紀錄片《1350KM》。

這是5個農民工,3輛摩托車,騎行1350km,橫跨4個省份,歷經5天4夜,最終從廣東肇慶騎行回貴州石阡過年的故事。

早上,天還沒亮,清晨的霧氣還沒散盡,他們就摸著黑上路了。

一路上,不時遇到下雨,刺骨的寒風夾雜著細雨不斷地拍打在身上,滲透衣服,寒入骨髓。


騎行久了,不僅手被凍得麻木,兩個胳膊和腿都疼得難受。

離家越近,天氣越冷,陡坡和急轉彎一個接一個,再加上道路上的積雪和薄冰,以及時不時出現的坑洼和積水,每走一段路都異常艱辛。

只要一個不小心,就連人帶車一起重重地摔倒在地。

一路磕磕絆絆,心驚膽戰,舟車勞頓,地凍天寒,風餐露宿,一身疲憊。

但路途再遠,風雪再大,困難再多,依舊擋不住他們回老家過年的步伐。

看完后,兒子一直感嘆他們回一趟老家太辛苦了,何苦折騰呢?

那時的兒子,并不懂他們穿過萬水千山,只為回老家的淳樸心愿。

所以當我說回今年要老家過年時,兒子立馬給我算了一筆賬:從車費,油費,人情往來的費用,再到往返奔波的辛苦和累……

在他看來,是怎麼算都不劃算。

但兒子唯獨漏算了一樣無法用金錢衡量的東西: 親情


所以,哪怕兒子有100個不愿回老家過年的原因,也抵不過這一個必須回家的理由。

就像有句話說的:

「人生有最不可辜負的兩件事:一是回家的路,二是愛妳的人。」

回老家過年,見愛我們的人,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因為路的盡頭,有我們貪戀的溫暖,有我們割舍不斷的親情,沒有體驗過的孩子,一定想象不到,這份愛有多濃烈:

湖北荊州,70多歲的父母為了迎接歸來的孩子們,在冬夜的寒風中默默等候了兩個小時。

看到親人的那一刻,這個夜有多冷,回來的孩子們心就有多暖。

河南新鄉,老人得知兒子一家晚上要回家過年,從傍晚到凌晨,一遍又一遍地出門掃去積雪,只盼孩子盡早歸。


千般思念,萬般疼愛,都融到了這一份守望里。

這就是最樸實的親情,也是最醇厚的愛意。

這個春節,帶著孩子回老家過年吧,帶著他去感受一下這濃濃的親情,厚重的幸福。

讓孩子知道,不管時光如何流轉,總有一盞燈在為他亮起,也總有人在等待他的歸來。

有一種儀式感,叫過年

兒子班上曾布置一篇作文《春節》,他苦思冥想,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話來。

「過年除了有壓歲錢收,還有什麼可寫的?」

我嘆了一口氣:

「春節除舊布新、迎禧接福、闔家團圓、走親訪友、喜氣洋洋,這些不都是很有意義的嗎?」

兒子聽完卻一臉懵。

疫情在外的這幾年,我們過年越來越簡潔,不曾想,竟把年味也精簡掉了。

最后發現,過年最大的儀式感就只剩下吃年夜飯。


我們小時候心心念念的春節,對孩子來說,卻只是日歷上沉悶而面目模糊的某一天。

年味變淡的背后,其實是儀式感的缺失。

就像有首歌里唱的一樣:

「小孩小孩妳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

臘八粥,喝幾天,哩哩啦啦二十三。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屋子。

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去割肉。

二十七,去殺雞。二十八,把面發。

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過年需要儀式感,而這熱熱鬧鬧的儀式感,只有遠離城市,在老家才能尋得見。

老家的春節,是隨處可見的大紅色。

爺爺手寫的對聯,奶奶剪的窗花,早早就貼好在大門旁,窗戶上。

就連豬圈雞窩旁都貼了「六畜興旺」,米缸面缸也貼滿「五谷豐登」,院子里的水井也貼上了「川流不息」。

大人為新春的到來忙碌著,孩子們則放野了玩,鬧哄哄、熱騰騰。

煙花「嘭嗤嘭嗤」,鞭炮「噼噼【啪☆啪】」,還時不時伴隨著敲鑼打鼓聲,好不熱鬧。


這就是新年的氛圍。

老家的春節,還是「家家飄香」:

油炸麻花,打凍米糖,蒸饃,煮肉,炸糕……

寒冬臘月,年味就這樣一點一點狠著勁兒醞釀、積蓄。

那段時間,孩子們睜眼的第一句話,就是「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過年?」

盼望著,盼望著,終于迎來了除夕夜。

全家圍坐一桌,看看誰最幸運吃到包有錢幣的餃子,象征著來年的好運氣。

團年飯后,大家圍爐而坐,嗑瓜子,品香茶,聊家常……

這就是過年的味道,讓人晚上睡不著的幸福的味道。


這一夜,家家戶戶徹夜亮燈,把黑暗里的每個角落都照亮,預示著來年家景一片光明。

到了大年初一,家長就帶著孩子給村中長輩拜年,打躬作揖,說吉祥話。

接下來的好幾天,一大家子便走親訪友,互道祝福,好不熱鬧。

鄉間路上,也隨處都能碰到走親的人們,長長一串,笑語相聞。

這就是傳統的年俗。

這些,都是拘于格子間,鄰里也很少來往的城市孩子,很難體驗到的儀式感。

這個春節,帶著孩子回老家過年吧,切身的感受一下這濃濃的「年味」。

這些煙火氣會注入孩子的內心,溫暖孩子未來的人生路。

有一種傳承,叫感恩

除了以上,春節還應該是一個「把自己對父母的感恩,傳承給孩子」的節日。

曾在網上看到一個故事。

藏歷新年,在一個藏民家里,媽媽燉了一只土雞。


3歲多的兒子小旺扎,聞著香味,在一旁淌口水。

好不容易出鍋,媽媽卻讓小旺扎把雞腿放進爺爺碗里。

小旺扎有些不情愿,手里抱著碗,嘟著嘴,眼里轉著淚珠:

「這是我的,旺扎也要吃雞腿。」

但媽媽沒有心軟,溫柔而堅定地說:

「爺爺老了,牙齒越來越不好,能吃到的好東西也越來越少。

旺扎還小,以后吃雞腿的機會還有很多,好東西要先讓給爺爺。」

媽媽不慍不惱,眼神里卻是不容妥協的堅持,最終,旺扎乖乖地把雞腿放到了爺爺碗里。

平常我們出門在外,習慣以孩子為中心,把好的東西都留給孩子。

時間久了,孩子自然而然地認為:在這個家庭里唯他獨尊。

他就會只在乎自己想要的,變得自私冷漠。

春節回老家,就是把晚輩孝敬長輩這個道理,植入孩子心里的最好時機。

心理學家李玫瑾教授也是這樣教育女兒的。

有一年春節,李玫瑾帶女兒回老家團聚。

看電視時,她剝橘子,女兒站她跟前等著吃。

李玫瑾剝了一瓣,卻讓她先給爺爺送過去,女兒有點不情愿。


李玫瑾便告訴她:「妳要不給爺爺吃,我后面剝的就不給妳。」

女兒只好給爺爺送去,爺爺很高興,就夸了她。

接著,李玫瑾又讓女兒把第二瓣給奶奶送過去。

這次,女兒很痛快地拿給了奶奶。

接下來,第三瓣給大姑,第四瓣給爸爸,直到所有親人發了一圈,李玫瑾才把一瓣橘子遞給女兒。

一圈圈走下來,女兒也早已悟道了其中的道理,一把就把好不容易到手的橘子放到媽媽嘴里。

作家畢淑敏說:

「天下的父母,如果妳愛孩子,一定讓他從力所能及的時候,開始愛妳和周圍的人。

這絕非成人的自私,而是為孩子一世著想的遠見。

不要抱怨孩子天生無愛,愛與被愛是鐵杵成針百年樹人的本領,就像走路一樣,需反復練習,才會舉步如飛。」


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一定要懂得:眼里不能只有自己,還要感恩長輩、敬重長輩。

而父母的言傳身教,就是最好的榜樣。

父母的一言一行,孩子看在眼里,慢慢就會記在心里,變成根植于內心的教養。

而過年就是帶孩子補上孝敬長輩這一課最生動的課堂。

最近看了一個視訊,女孩跟著奶奶學做過年要吃的蛋餃。

打雞蛋、刷油、開火、倒蛋液、轉一下、夾肉糜、合起來,一個香噴噴的蛋餃就搞定啦。

做好的第一個,就是感謝辛苦付出的奶奶。

女孩還在奶奶的帶動下,幫忙寫「福」字,貼對聯,剪窗花。

臉上滿滿都是對過年的期待和向往。


未來的某一天,當她回憶這個春節時,冬日里的這一抹大紅色,和家庭中那吹不散的親情,一定會給她帶去溫暖的力量。

我想,這其實也是我們要帶孩子回老家最好的答案。

春節,不應該是一個沒有生命感的符號。

孩子過年,想到的不應該只有搶紅包和玩手機。

最好的新年,應該是濃濃的年味,凝聚親情的儀式,還有那平凡而溫情的家常故事。

這個春節,請用人間煙火氣,給孩子一個幸福滿滿的回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