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改進成長權交給孩子,親子關系更融洽

「我早就跟妳講過了」「妳總是這樣」「跟妳說了多少遍」「妳看別人家的孩子」……在父母與孩子的交流中,這些話是不少家長的口頭禪。

「她說什麼我就聽著,一般不會當面反駁。」剛上大學的蔣雅告訴記者,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小到著裝打扮,大到出國留學,母親都是絕對的主導者。這種管束讓蔣雅只能隱藏起自己的真實訴求,盡量避免與母親發生沖突。

「親子關系有時候是一團亂麻,有時候又是一杯蜜水。」采訪中,不少家長和孩子都表達了這樣的感受。捍衛威嚴的父母與保持自我的孩子之間,親密與距離,權威與平等,似乎很容易失去平衡。那麼,父母該如何與孩子溝通?孩子做錯事要如何管教?溫馨的家庭環境如何營造?在心理學家看來,這些親子問題皆可通過有效溝通來解決。

江蘇省宿遷市幸福警營「親子采摘」活動,員警和子女一起體驗農耕的辛勞和豐收的喜悅。

包容和鼓勵用「選擇題」代替「判斷題」,將改進權交給孩子


「當時在上網課,我發現她1個月沒認真上課,天天偷著跟同學線上聊天、看小說,我就跟她發了特別大的火。感覺那麼信任她,結果她卻沒有那麼自律、沒有想象得那麼好,就覺得自己一下子掉入萬丈深淵,心很涼,特別失望。」與女兒爆發一次劇烈沖突后,李婭(化名)反思,「處理方法可能不是很得當,沒有考慮孩子的感受」。

李婭已經意識到,「學習只是產生沖突的一個導火索,核心其實是溝通的問題。我認為很小的事,但她認為很重要;當她告訴我一些事的時候,我的處理方法不當,導致后面有些問題她不主動跟我說了。有時我就是問問同學她在學校的一些表現,她覺得我是在侵犯她的隱私。」

「現在我們家庭教育中,往往是父母單方面對孩子說教,缺乏心與心的交流,也就是同理心,因為很多父母不懂得孩子的真實需要。」教育心理學家張梅玲認為,許多父母不知如何做到有效溝通,說得多聽得少是眾多家長的通病,以為說教是表達關心和愛護的一種方式。但在孩子眼中,父母的嘮叨讓他們倍感壓力。

「說教一定會帶來逆反。因為它本身是一種權威式的壓制,反映出不平等的親子關系。在這種家庭中,孩子沒有空間和機會表達自我,只有父母單方面地給孩子下判斷。」中國人民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韋慶旺同樣反對說教式的親子教育。


什麼是有效的溝通?韋慶旺強調,溝通是雙向的,要給足孩子安全感,引導孩子交流,最終達成共同探討的平等溝通效果。「例如,孩子放學回家后鬧脾氣,父母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問一問他今天為什麼不開心,在學校里發生了什麼事情。了解情況后,其實問題已經解決一半了,因為孩子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情緒被接納,他從父母這里得到了安全感。接下來,父母可以給孩子提出一些假設,比如提供幾種解決辦法,問孩子覺得哪一種更好,或者問問孩子覺得其他同學會怎麼做。用‘選擇題’代替‘判斷題’,更容易開發孩子的自主性,將改進權交給孩子自己。」

另一方面,有效溝通需要父母言傳身教,除了語言表達,父母的言談舉止對孩子影響重大。「父母要站在孩子的角度想一想,孩子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的?」韋慶旺說,「如果父母平時只將家庭當成休閑場所,孩子看不到父母工作時候的樣子,那麼孩子在學習時就可能懈怠。反過來,如果父母在工作的時候向孩子表達清楚,‘爸爸媽媽在工作,這很重要,所以我不能陪妳玩’。孩子能夠潛移默化地意識到,父母和自己都是獨立的個體,他自己學習也會更認真。這樣的表達方式能給予孩子安全感,同時清晰地劃定底線。」


天津和平區教育局、區婦聯、鞍山道小學聯合開展「校家社協同育人,共鑄教育擔當」家庭教育促進活動。

溫和而堅定生動地表揚,嚴肅地批評,謹慎地懲罰

「因為覺得可可很聰明,所以從小我對她的要求就比較高。上幼兒園的時候我要求她每天背一首詩,放暑假就背三字經、千字文。當她能夠輕松達到我設定的目標時,我對她的要求就會越來越高。」作為兩個女孩的母親,教育孩子是劉曉輝的大事。進入青春期后,大女兒可可的自我意識萌芽,開始嘗試表達對母親嚴格管束的不滿,甚至反抗母親的權威。「前段時間,可可將化學實驗的玩具藥水灑得到處都是,并且不承認錯誤,我一氣之下把她的玩具扔掉了。結果,當天晚上,她為了報復我,偷偷將我的口紅全部折斷。」劉曉輝告訴記者。

在親子關系中,父母如何表達態度、引導孩子,是一項難題。在傳統的教育觀念中,父母長輩的權威意識往往指向棍棒教育,而隨著社會的發展,個人權利與個體感受得到重視,一味懲罰容易傷害孩子脆弱的心靈。


韋慶旺認為,懲罰可以,但一定要配合積極正面的手段,通過包容和鼓勵,讓孩子感受到安全感,建立起對家長的信任。「雖然在東方文化中,懲罰也是一種表達愛的方式,但一定要讓孩子感受到,雖然我被懲罰,但父母還是愛我的。懲罰需要把握好度,‘鞭子’高高舉起輕輕落下,起到威懾作用就好。」

張梅玲則認為,懲罰能不用就不用。她對家長提出三點建議:生動地表揚,嚴肅地批評,謹慎地懲罰。「生動地表揚」就是父母要讓孩子知道為什麼受表揚,并且父母要有情感共鳴,將自己的感受說出來,再從孩子的行為中提煉出好的質量。例如,孩子幫助了同學,說明孩子有愛心。父母還要提出具體的希望,告訴孩子今后應當怎樣做,以便強化鼓勵效果。「嚴肅地批評」是指,首先要傾聽孩子的想法,其次要表達父母的感受,告訴孩子為什麼做錯了,最后要引導孩子如何做。「謹慎地懲罰」并非打罵,而是通過適度剝奪孩子喜歡的東西,讓孩子體會到犯錯應當付出的代價。


重慶市沙坪壩的親子閱讀會。

陪伴和關注親子之間需要牽手,也需要放手

「口紅事件」后,劉曉輝與女兒之間的冷戰最終通過愛人的調解結束,「我那幾天不接可可的電話,也不跟她說話,覺得不能輕易放低姿態,所以可可就去找爸爸哭訴。後來孩子爸爸批評了我,說這種苛刻的方式會讓孩子感受不到關心與愛」。劉曉輝認真進行了反思,「我發現當我把刺收回來之后,她也變得柔軟了」。她慢慢改變了與孩子溝通交流的方式。

親子溝通沒有捷徑,背后要有高質量的陪伴和關注作為支撐。采訪中,不少專家指出,只有在陪伴中家長才能感知孩子的內心需要。每個孩子都有獨特的個性,有的孩子更加敏感,有的孩子自主性更強,對于一些具體的教育問題而言,最佳答案都藏在親子的相處之中。

「親子陪伴能夠增強親子關系的韌性,增加親子之間的情感密度。」韋慶旺解釋:「相處讓孩子和父母之間有情感依托,如果相處親密,即使當父母批評、懲罰孩子的時候,依然存在回還的余地。如果情感密度不夠,批評和懲罰對于親子關系的影響會更惡劣。」


當然,不同年齡階段的孩子存在著不同的需求。張梅玲解釋說:「0~3歲的孩子最需要父母的呵護,需要建立安全感;3~6歲的孩子需要父母在陪伴中提供啟蒙教育;6~12歲的孩子需要父母轉變角色,以更平等的方式和他們溝通,這個時期是孩子迫切尋求話語權的時間段。」

在家庭之中,父母是長者也是朋友,前者暗含權威,后者意味平等,看似矛盾的兩者需要父母用愛和陪伴來調和。張梅玲說:「親子之間需要牽手也需要放手,牽手是父母給予的引導和幫助,放手是因為,人生路還需要孩子自己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