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最大的悲劇:孩子抑郁了,父母卻不愿意面對

剛看到一篇新聞報道,有個女生在小升初時成績一落千丈,父母只是奇怪女兒成績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差。

但父母卻并沒有重視女兒提出「不想上學、想去看病」的訴求,媽媽覺得女兒小題大做。

不被父母理解的女生,只能獨自背負沉重的精神壓力。

直到初三時出現自盡傾向,父母才帶她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

女生告訴醫生,從上幼兒園開始,她就被父母要求每天彈好幾個小時的鋼琴。

因為父母都是國內頂尖大學畢業的,他們始終認為女兒厭學就是作。

後來,醫生給女生開具了定期服用的抗抑郁藥物,但媽媽卻擅自把藥換成維生素,不愿意面對女兒已經抑郁的現實。

還有另一個初三學生的父母也是如此,即使學校的心理老師多次聯系父母。

希望他們帶孩子去醫院做詳細檢查,但他們卻認為老師故意刁難。

這個學生在疫情期間的心理評測結果,已經顯示重度焦慮和重度抑郁,而且存在長期失眠的情況。

老師嘗試跟學生溝通,但學生認為自己沒有問題。

要備戰中考也沒有時間做心理咨詢,況且自己也在吃中藥調整睡眠了。

可是這個學生的情況還是不可避免地越來越嚴重了,最后父母不得不帶他去了醫院,他才說自己已經走不進校門了。

因為覺得自己長期被強烈的競爭氛圍包裹著,一點氣都喘不過來。

他寧愿在家里自學,再也不想上學校了,而這樣的想法他從來沒有向父母或者老師表露過。

其實, 無論孩子是隱藏自己還是表達心聲,父母都要多關注孩子的一舉一動,從各種異常行為中分析判斷孩子的心理是否出現問題。

《2022年國民抑郁癥藍皮書》指出,

18歲以下的抑郁癥患者占總人數的30.28%;18-24歲的抑郁癥患者占總人數35.32%。

青少年已經成為抑郁癥高發的年齡段,還有研究顯示,成年期抑郁癥在青少年時期已經發病。

如何重視孩子的心理健康狀況,以及如何帶領孩子走出抑郁、焦慮等心理泥潭,是父母應該做好的功課,以及應該扛起來的責任。

孩子抑郁了,父母卻不愿意面對

記得我兒子上小學六年級時,期中考試后老師公布成績。

班里的一名女生在得知數學考了92分后,當即拿起直尺開始劃自己的手腕。

兒子跟我描述說:

「媽媽,她是一邊哭一邊劃的,雖然手沒劃破,但被她劃得通紅通紅的,老師攔都攔不住!」

聽起來就好嚇人啊!孩子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壓力,才會如此控制不住地想要劃傷自己?

後來據其他知情的家長說,老師當即聯系了女生的父母,建議父母多疏導一下女生,但父母卻不以為然,說考不好就該狠狠懲罰。

明明孩子的舉止已經不正常了,但父母還是只注重成績。

根本不愿意面對孩子可能出現的心理傷害,多麼可悲可嘆啊!

《2022年國民抑郁癥藍皮書》在分析引發抑郁癥的原因時發現,

情緒壓力占比86.39%,親子關系占比68.04%。

社會、學校和父母對孩子學習的要求越來越高,導致孩子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情緒繃不住了的孩子只能自我否定甚至自我傷害。

尤其是父母不能與孩子建立正向積極的親子關系,無異于在孩子沉重的情緒壓力上再撒上一把鹽,孩子怎麼能不崩潰?

我們小區有一個初三的男生,父母之間經常吵鬧。

但父母卻一致要求孩子只管學習,初三模擬考試成績不理想,他半夜里鬧著要跳樓。

本來那段時間,男生的學習壓力就很大。

可是父母不僅不及時開解,還冷嘲熱諷如果考不上重點高中,就讓他去工地搬磚。

在重重壓力之下,男孩一夜一夜地睡不著。

那一天終于失控地沖到窗戶前要跳下去,幸虧有防盜網攔著,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即便如此,男生的父母還是不認為他病了,只承認給他的壓力太大了,覺得只要不逼著他學習就能自動好了。

怎麼可能呢?孩子的心里已經千瘡百孔了。

如果得不到父母的重視,得不到專業、及時的救治和幫助,孩子還能有什麼未來?

預防并應對孩子抑郁,

是父母應盡的職責

北京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精神科主治醫師徐凱文,從事心理健康工作二十多年。

他發現心理健康問題日趨低齡化,中小學階段更是日益嚴峻。

徐凱文曾做過統計,北京大學一年級新生中,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其中有30.4%的學生厭惡學習,或者認為學習沒有意義。

而比這更讓人揪心的是,還有40.4%的學生甚至認為,人生沒有意義!

能考上北京大學這樣頂尖學府的孩子,都已經抑郁至此了。

更何況那些苦苦掙扎在學習壓力中的孩子,日子又是何其艱難?

父母一定要積極行動起來,預防可能出現或者應對孩子已經出現的抑郁傾向,才是應盡的職責所在。

首先,重視孩子的心理狀況,不逃避不夸大。

前一段時間,備受關注的胡鑫宇案件水落石出,但父母始終難以相信,胡鑫宇會選擇自盡。

其實在輕生之前,胡鑫宇就因為難以承受高中學習的巨大壓力,心理已經抑郁了一段時間,只是并沒有引起父母的重視。

父母不要想當然地以為自己家孩子一定不會出現心理問題。

而是要有一定的警惕心,多跟孩子溝通交流,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

如果覺察到孩子的內心有動蕩,父母不要大驚小怪,更不要回避不談。

這兩種態度都可能影響孩子未來的心理發展走向。

父母越是淡定,孩子才越能跟父母敞開心扉,才有利于父母借助心理咨詢醫生或者老師的力量,協助孩子盡早恢復健康。

其次,關注孩子的異常舉止,多鼓勵多引導。

一位媽媽帶著13歲的兒子,尋求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精神六科主任譚忠林的幫助。

因為兒子上網課的時候,平板電腦不離手,作業卻一個字不寫。

但譚主任手中的抑郁自評量表卻顯示正常,于是譚主任詢問男孩覺得是否符合實際情況?

男孩看向媽媽后說:

「自測時她一直在旁邊讓我選那些好的,我選不好的就問怎麼可能?哪有那麼嚴重?量表怎麼會不好?」

正是因為父母平時沒有關注到孩子的異常行為舉止,一味地認為孩子沒問題,才不相信孩子已經身處抑郁的漩渦中,自然不能給予孩子正面反饋。

父母要善于從孩子的細微舉動中,抽絲剝繭地分析孩子到底有沒有問題。

父母要認清孩子的現狀,發現問題,鼓勵孩子勇敢面對,引導孩子走出抑郁,他才能獲得新生。

父母,才是孩子這一生的救贖

每當談到孩子抑郁的問題,總有人質問:

「如今的孩子吃穿不愁,就讓他們學個習,怎麼就這麼難呢?」

其實問題就出在這里,我們80后甚至90后一代的人,小時候是吃穿都很匱乏,但學習壓力不大,念得好就念,念不好就找別的出路。

但現在的孩子,身處如今的社會里,學習成了唯一的出路。

父母自然會把壓力傳導在孩子身上,還不愿意面對孩子出現的心理狀況。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戴錦華表示:

「在富裕的年代成長的、在完備的教育和豐裕的物質生活當中長大的孩子,有越來越嚴重的精神問題、心理問題,以及普遍的焦慮抑郁的狀態。」

把孩子從繁重的學習壓力中解脫出來,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

但首當其沖的是父母,一定要敢于直面孩子的精神狀態,才能對癥下藥,讓孩子擁有無限未來。

畢竟, 只有父母才是孩子人生最初的港灣,更是孩子這一生最有效的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