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最大的清醒:話不說滿,事不做絕,福不享盡

物極必反,盛極則衰。

任何事物,一旦過滿,就會走向反面。

一個人最大的清醒,是話不說滿,事不做絕,福不享盡。

凡事給自己留余地,給他人留生機,才能行穩致遠,得到福報。

話不說滿,給自己留余地

《待人五法》中講:「知人不必言盡,言盡則無友;責人不必苛盡,苛盡則眾遠。」

口能吐芬芳,也能吐蒺藜。如果嘴不把門,肆意妄言,既刺傷別人,也貽誤自己。

鄭莊公一直被母親嫌棄,雖然後來繼位為君,母親仍然處處掣肘。

他南征百戰,擴充國力之際,母親卻和他的弟弟共叔段謀劃叛變,意圖推翻鄭莊公。

平叛之后,鄭莊公立下重誓,不到黃泉,絕不與母親相見。

此言不僅有違孝道,還徹底隔絕了他們的母子之情。幾年后,鄭莊公開始反悔,他常因思念母親,淚流滿面。


但誓言鑿鑿,也無可奈何。

後來,多虧得臣下想出妙計,挖地十余丈,直至黃泉水溢出。開鑿地道,讓他們女子于此相見。

說出的話,如射出的箭,潑出的水,無法收回。說有余地的話,才能給自己留下轉圜的空間。

話不說滿,是一種分寸感,更是一種智慧。

事不做絕,給他人留生機

俗話說:「凡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

做事太絕,面厚心狠,看似斬草除根,其實給自己埋下更大的隱患。因為任何極端的行為,一定是災禍的萌芽。

朱元璋創建大明王朝,為了子孫后代長治久安,殺盡勛臣舊將,把整個朝廷差點掃蕩一空,元氣大傷。

朱元璋死后,皇太孫建文帝繼位。燕王朱棣不服,起兵靖難,兵鋒直指京城。

建文帝準備好兵馬錢糧,卻找不到能打戰的將領,因為戰功卓著的悍將早已成為朱元璋的刀下亡魂。沒奈何,派出的將領能力匱乏,皆以戰敗收場。


最終,建文帝江山易手,自己亡命天涯。

給他人留生機,也就是給自己留福氣。而把別人逼到墻角,別人除了挺身而斗,玉石俱焚,再無出路。

事不做絕,不走極端,讓事情處于可控的狀態,才是最大的通透和清醒。

福不享盡,給上天留因果

曾國藩曾說:「福不多享,故總以儉字為主,少用仆婢,少花銀錢,自然惜福矣。」

曾國藩一生,命運眷顧,順風順水,最終位極人臣,成為漢人官員里的翹楚。

然而,他從來不擺譜,也不安享尊榮,而是時刻警醒自己,嚴格約束家人。以始終謙和的姿態,過著樸素簡單的生活。

曾國藩以兩江總督的身份,按理應該坐八抬大轎,但他只坐四台的綠呢轎子。

一次上朝,和一乘六抬轎子的官員狹路相沖。那官員見四抬轎子擋道,不由分說,就厲聲呵斥,大耍官威。等見了曾國藩下轎,立即惶恐不安。


曾國藩卻謙和慰問,語言誠懇,并吩咐從人暫且退后,讓對方先過。

他還在家書中教育兒女:

「世家子弟,衣食起居,無一不與寒士相同,可以成大氣。若沾福貴習氣,則難望有成。常守儉樸之風,為惜福之道也。」

福不享盡,才是真正的惜福。惜福者,才會有源源不斷的福氣。

天道好還,因果不虛。世間萬事,都逃不出因果。福不享盡,是給上天留因果,讓自己年年有余,福氣連綿。

結語

做人忌滿,萬事求缺。

話不說滿,就不會堵自己的路。

事不做絕,就不會砸自己的腳。

福不享盡,就不會斷自己的運。

不走極端,不失理智,才是立身處世的真智慧。